app彩票软件哪个正规_手机彩票软件排行榜 设为首页加为收藏

运动

你的位置: > 运动 >

社论-格达费虽毙 阿拉伯之春仍有遗憾

  • 发表时间:2019-05-10 12:41
  • 来源:未知

前利比亚的独裁者格达费上校,廿日证实被击毙在最后一个反抗据点锡尔特,至此,利比亚内战结束,格达费四十二年统治告终,但未必代表利比亚民主革命已成功。

四十二年前,格达费怀抱革命理想与热情,藉由政变推翻专制王权,但他的统治是集权的,利比亚经济政治结构围绕着格达费家族建立,他更树立绝对的个人崇拜,他被称为「领袖兄弟」(brotherleader),就像中国人称毛泽东是「主席同志」看似亲切,却隐含着权威与服从。

他在全世界上有一小批支持者,与其说是对他个人的崇拜,还不如说是讚赏他对美国的不屑与批评。他之所以能够对国外输出革命,说穿了还是依恃蕴藏丰富的石油;可是这种作为在外交上,却是败事有余成事不足,他搞暗杀、庇护恐怖分子,赢得「中东疯狗」称号,甚至仿效欧盟,要成立非洲联盟,却被非洲其他领袖看笑话。

即便已穷途末路,格达费依旧挺到最后,他早就宣示不会逃亡,像突尼西亚前总统宾阿里;他也不会投降,像伊拉克前总统哈珊,他会选择奋战到底,首都的黎波里沦陷后,他失蹤了,当时传言纷纷,说他逃亡尼日,但事实上,他一直待在家乡锡尔特,与反抗军奋战,直到最后。

格达费的存亡,一直牵动着利比亚政局未来的走向。新政权视他为心头大患,只要他仍在藏匿在沙漠中一天,局面就有可能翻牌,他手上有现钞黄金,足以招募佣兵,他在民间仍然有声望,部落也西瓜靠大边,非洲地区内战翻来覆去的例子,更是常有。

国际上更是担心,美国国务卿希拉蕊两天前还在利比亚表示,希望早日把他杀了或抓起来,避免替新政权惹麻烦。事实上,这也正是北约军事介入的焦点,空袭首都时,他的宅第一直是轰炸目标,虽然英法强调,不以格达费为目标,但私下都认为他被炸死,战争就会立即结束。

他在什幺情况下被杀,至今情况不明。手机拍下的影片证实,他被拖上卡车时,仍是活着,很可能出于报复,被民兵当场处决,他的结局与千千万万他下令处决的人相同,当然也可能是报应,但没有经过审判,没有建立法治,这不是革命所要带来的新思维,以暴制暴,未尝不是阿拉伯之春的遗憾。最令人担心的是,这样狂暴的报复情绪,会感染到全社会,部落与个人藉口清算旧隙,各群体纷纷自卫,整个利比亚陷入大混乱,这并不是危言耸听,目前在利比亚街头,已有打砸抢的情况出现,过渡政府尚提不出任何有效的对策。

其次,看着电视上格达费血淋淋尸体,阿拉伯世界的独裁者们,如叶门的萨利赫总统,或叙利亚的阿塞德总统,并不会觉得这是正义终于得以伸张,反而自惕要无所不用其极的保卫权力,免得落入格达费的下场。

事实上,阿拉伯之春所带来的革命,不应该仅仅是除掉独裁者,而应是观念与制度的革新,初期的混乱,也许大家会接受是必要的恶,但如果长期陷于部族厮杀、政客恶斗,反而会让民众怀念格达费执政期间,至少那时有尊严,至少那时有食物在桌上。

西方现在担心利比亚过渡政府掌握不了局势,部落与团体各不相让。包括:最早获得西方承认的班加西过渡政府、美斯拉塔的战士是反抗军骨干、西部山区加入的生力军最后让战事逆转,甚至过渡政府中激烈的伊斯兰分子的影响也逐渐增大。

但是最后还是利比亚人才能决定自己未来,一年后,即将举行大选,过渡政府功成身退,新政府会按照新制订的宪法,按照族裔区域分配权力,突尼西亚本周日即将要大选,埃及则是十一月选举,历程也许坎坷,但北非三国正在踏上民主新生的道路。

在台湾的我们,民主转型过程尚称顺当,没有经历过这般惨烈厮杀,也衷心期望北非的民主之路顺利平安。

(中国时报)

膳食